“马其顿”是希腊崇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称号,究竟归于谁?

“玫瑰不叫玫瑰,亦无“马其顿”是希腊崇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称谓,毕竟归于谁?损“马其顿”是希腊崇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称谓,毕竟归于谁?其芳香。”莎士比亚的隽语或许无法套用到实际政治傍边,对人类社会来说,称谓并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存在。

马其顿和希腊马其顿大区地图

主权国家马其顿的国名争议于2019年2月中旬尘埃落定,2月12日,马其顿政府发表声明宣告,依照与希腊的协议,马其顿正式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跟着国名正式改变,政府已在国界和机场等场所换上新国名标志。虽仅仅加了一个“北”字,一路纷争竟扰攘了数十年;在印度,北方邦的一个古城更名撞上国会大选,其背面动机不免令人生疑;菲律宾——一个被沿袭了数百年的姓名,在强者控制的今天,突遭厌弃。

马其顿地形图

改名,不止是“马其顿”是希腊崇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称谓,毕竟归于谁?言语上的字换字,它透过回应当下,从头召引发那些熟睡已久的回忆,指引群众投射情感,凝集新的身份认同,并导向未来的举动。咱们身处的当下,民族国家耸峙不倒,而改名正是民族主义的一种具体表现和操作。不过,正如马其顿的比如所呈现出的那样,改名还牵涉到波谲云诡的世界地缘政治和外部干与。

2月12日,馬其頓正式更名為「北馬其頓共和國」。隨着國名正式變更,政府已在國界和機場等場所換上新國名標

希腊为何对马其顿的国名不满?

马其顿国徽

1991年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分裂,联盟成员之一的马其顿独立,树立马其顿共和国。独立后,“马其顿共和国”这一国名便一向沿袭。但由此而来的费事也如影随形——毗连的希腊便对这一国名较为不满,以为这暗示着马其顿对其境内的“马其顿大区”有疆域和文明遗产的要求。因而想方设法阻扰马其顿申请参加联合国,更不断向对方施行经济制裁。

希腊疆域的演化进程。图中的“马其顿”是希腊的一个省。

因国名争议,在参加联合国时遭希腊强烈抗议,1993年,马其顿榜首次退让,将姓名改为“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才顺畅获得联合国成员国的资历。但在世界上,仍被称为马其顿;而在希腊,一切人则绝口不提前述任何称谓,以其首都斯科普里称谓。可是,尔后的20多年,希腊政府并未中止对马其顿的干与,先后屡次对立马其顿参加北约和欧盟。

北马其顿共和国在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方位

其实,早在南斯拉夫联邦年代,马其顿就现已作为一个“国家的姓名”存在了,只不过当年的“马其顿社会主义共和国”,实际上是南斯拉夫联邦的一部分,“马其顿”毕竟更像是一个相似区域层级的“省份”称谓,所以希腊人听着虽然觉得不太直爽,却也没有太多贰言。

真实让希腊人觉得难以忍受的,其实是“马其顿人”的身“马其顿”是希腊崇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称谓,毕竟归于谁?世。对希腊人来说,这些“盗用”标签14马其顿名号的“马其顿人”,更像斯拉夫人的后代:他标签5们的言语,充满着斯拉夫式的塞擦音,文明也更挨近从悠远北方南下的斯拉夫人。

上一年9月,马其顿便是否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举办全民公投。

这一连串令人摸不着条理又有点似曾相识的争议,起源于“马其顿”这个称谓。但不便是个姓名吗?为什么会在马其顿与希腊两国之间构成政治动乱与言论不合?还让欧盟、美国与俄罗斯牵扯进来呢?此事触及“前史”与“世界政治”两个面向。

罗马时期的马其顿(图中还包含了培奥尼亚和南伊利里亚)及周边区域,出自Droysens Historical Atlas,1886

政治上,希腊的官方说法是:移用“马其顿”作标签19为国名,影射了对希腊国内马其顿省的疆域侵略目的。国名的争议构成希腊与马其顿之间,超越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政治僵局,最直接的影响便是希腊因为不满马其顿,长时间否决马其顿进入希腊作为会员的世界组织,例如欧盟和北约。

而希腊与马其顿之间的前史恩怨,更是因为马其顿的地舆战略方位,使其成为欧盟、美国与俄国的实力接壤点。特别是若更名成功,马其顿迁就参加北约与欧盟一事打开商洽,此举将大大削弱俄国在西巴尔干的实力,因而不难了解俄罗斯欲活跃介入希腊国会业务与马其顿更名公投。

1月24日,希臘民眾在議會外集會,抗議總理齊普拉斯與馬其頓簽定的更改國名協議。

前史上,马其顿共和国以“马其顿”为国名,之所以引发希腊强烈不满,是因为希腊人一向以来自诩为“亚历山大大帝的后代”,为巨大马其顿帝国荣光的继承者。现在希腊北部区域的马其顿省,其名便是秉承自亚历山大大帝在两千多年前树立的马其顿帝国。自诩为亚历山大大帝的后代,以及以为一切字词都源自于古希腊文,是希腊民族主义的两大支柱。

马其顿区域现在分属 马其顿、 希腊及 保加利亚(而小部分属 阿尔巴尼亚、 塞尔维亚及 科索沃)

而现马其顿共和国所在地,虽然当年曾为马其顿帝国所辖,但马其顿人与现居于希腊并运用希腊文的大部分希腊人分属不同民族,说的是斯拉夫语系的马其顿语。对立邦邻以马其顿为国名的“大帝传人”便以为:

“说着古希腊文,又是亚里斯多德家教学生的亚历山大大帝,他所树立的马其顿帝国,怎么能被说着斯拉夫语的外国人拿去当国名呢?太凌辱人了!”

1月25日,希臘議會赞同了與馬其頓的更名協議。

“马其顿”是希腊崇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称谓,终究归于谁?

马其顿王国的构成进程

“咱们的亚历山大!”2011年为了庆祝马其顿共和国独立20周年,马国政府在首都史高比耶,树立了一具巨大无比的亚历山大铜像。

“希腊的亚历山大!”同一位亚历山大大帝、同一匹马、同一个跃起的姿态、不一样的认同界说,在马其顿之外,希腊北部大城塞萨洛尼基,也有相同一座“亚历山大大帝像”。

1877年巴尔干半岛的民族散布图,由法国制图师A.桑韦出书。后世的前史学家以为这张图的态度倾向希腊。

这看似荒唐的命名,有其前史头绪。唯有将马其顿国名争议放在种族、战役与国界的杂乱前史背景下才干了解,为什么两边都对这个称谓如此坚持?

在地舆上,马其顿一词可泛指现在希腊北部、马其顿共和国,以及保加利亚南部的区域。在1991年南斯拉夫开端崩溃前,现在的马其顿共和国便已以马其顿之名,隶归于南斯拉夫联邦。

1910年,巴尔干半岛和小亚细亚的民族散布(由纽约的William R. Shepherd制作)

马其顿以为,寓居于马其顿这个地舆区域的人,皆可认同马其顿;但希腊却以为,公元前4世纪树立于现在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帝国,以及其代表人物亚历山大大帝,是希腊前史不可分割与共享的一部分。

现在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区域,直到1912年才脱离奥斯曼帝国的统辖(在奥斯曼帝国之前,也曾为拜占庭帝国控制),成为在1830年建国的希腊的一部分标签17。因而马其顿省的人口组成,除了讲希腊文的“希腊人”之外尚有许多其他民族,例如讲土耳其文的土耳其人与斯拉夫语系的马其顿人。

1913年,马其顿被分割

二战期间,希腊北部遭轴心国占据,其东北部落入保加利亚手中,西北部则为德国占据,一小部分被意大利占据。当地公民对德军占据顽强抵抗,其间抵挡军主力便是由许多马其顿人组成。

德国退出后,希腊当即堕入内战(1946-1949),内战期间马其顿人抵挡政府军,在战胜后,政府军进行大清算,迫使大批马其顿人逃往附近国家成为难民。许多人逃至阿尔巴尼亚以及南斯拉夫联邦的马其顿,也便是现在的马其顿共和国的前身。

1918年,巴尔干半岛和小亚细亚的民族散布(国家地舆)

从一战后一向到军政府垮台的这段期间“马其顿”是希腊崇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称谓,毕竟归于谁?,希腊政府在其有用统辖的范围内,对相隔约一百年才成为希腊省份的马其顿区域,大力推广“希腊化”方针。

方针包含逼迫马其顿人将马其顿名改为希腊名、禁说马其顿语,违反者会被放逐、拘捕、罚款。一起,也全面抹去马其顿标签1语写成的碑铭或教堂标语。在校园,说马其顿语的学生会被罚站并挂上狗牌,上面写着:

“我不会再运用那龌龊的言语。”标签14

而依据当年的《言语法》,马其顿人乃至在家也不被答应说马其顿语。

19世纪后期东南欧的民族,1897年版

希腊政府对国内马其顿人的轻视,在军政府垮台、民主化之后也没有中止。最初在内战前后逃亡至附近国家的相关人员,在希腊民主化后被答应回国,取回他们最初被没收没收的土地与产业,并拿回公民权。可是这一切,却将马其顿人扫除在外。

近百年的希腊化方针使马其顿言语与文明在希腊国内完全被隐形,马其顿民族认同在希腊被压迫与禁声。希腊人将这些具有自己言语文明与认同的民族称为斯拉夫人,在政治上或日常日子中皆不供认他们是“马其顿人”,因为对他们来说,“马其顿”等于马其顿帝国,等于希腊。

巴尔干半岛的民族散布图,法国民族志学者纪尧姆勒让作于1861年

马其顿为什么要改国名?改名以交换“入欧”时机

巴尔干半岛民族组成

马其顿的独立之路磕磕绊绊,经济发展亦不顺利,上一年第二季度的失业率高达21.1%,是1993年有记载以来最高。马其顿人的均匀月薪只要577欧元,是南欧区内最赤贫的国家之一,亦在前南斯拉夫成员中垫底。

现在,欧盟“老大哥”德国是马其顿最大的经济同伴,马其顿有逾四成半本地制作的货品出口到那里。对马其顿政府来说,参加欧盟能够带来单一商场及税务减免等经济优惠,标签3并获得成员国才具有的各项权力和待遇。前“兄弟国家”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便别离于2004和2013年参加欧盟,并因而大大促进了经济发展,有鉴于此,马其顿天然也想仿效。

公元400年前后,罗马马其顿主教区。

可是,马其顿若想参加欧盟和北约,需得到希腊首肯,而希腊提出的交换条件便是更改国名。2018年6月,马其顿总理萨耶夫与希腊时任总理齐普拉斯达成协议,将马其顿改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以交换参加欧盟和北约的时机。

对此协议,希马两国国内均有对立声响。希腊的对立者以为廉价了马其顿,因为新的国名仍有马其顿三个字,马其顿的对立者则捶胸顿足,沉痛协议“丧权辱国”。

奥赫里德的古城堡

同年9月,马其顿政府举办公投,让国民决议是否改名。马其顿外长迪米特罗夫在公投前测验压服公民支撑改名:

“曩昔的前史中,咱们执着于神话而献身了实际。现在,咱们是在献身过往的神话以交换实际。而实际对今天的咱们来说,至关重要。”

马其顿是马其顿人的国家吗?

公元前第三个千年晚期,马其顿区域的言语区

实际上,就人口组成来说,马其顿其实不仅仅个“马其顿人的国家”。虽然马其顿人现在仍占人口大都,但马其顿境内的阿尔巴尼亚裔有着更高的生育率,曩昔35年来,人口增长了将近40%。相较之下,马其顿人同期的人口增长只要不到2%。除此之外,马其顿政府给予阿尔巴尼亚裔的国民必定程度的自治;在那些阿尔巴尼亚人聚居的村庄里,邦邻阿尔巴尼亚的红底山鹰旗,乃至就那样肆无忌惮地在马其顿的疆域上飘荡。2015年春天,在马其顿北部与军警交火的别离主义集体,便是泛阿尔巴尼亚主义的“民族解放军”。

除了阿尔巴尼亚人之外,马其顿境内还有不少土耳其人寓居。14世纪之后,包含马其顿在内的巴尔干半岛,逐步落入奥斯曼帝国的掌控之中;跟着帝国地图的扩张,土耳其裔的移民也跟着到来。历经6个世纪的世代相传,那些流着土耳其血缘的帝国移民落地生根,成了马其顿境内的不容小觑的“少量族群”。今天马其顿境内以土耳其裔为主体的当地政党,仍“马其顿”是希腊崇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称谓,毕竟归于谁?然坦荡荡地运用土耳其的星月旗作为呼唤。

巴尔干半岛民族散布图,由希腊外交官扬尼斯延纳季奥斯所作,[29]1877年由英国制图师E.斯坦福出书

这些自外于斯拉夫干流之外的穆斯林族裔,关于刚刚独立没多久、国族认同仍在襁褓之中的马其顿来说,几乎就像在火炉旁堆积的黄色炸药。特别,巴尔干政治地景错综杂乱,马其顿周遭的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原本就不是什么局势稳定的当地,南边的街坊又是为了“亚历山大神主牌”而撕破脸的希腊。在国界与族群界限无法重合的巴尔干半岛里,马其顿的窘境并非特例。

马其顿所以成为帝国的受害者。今天的国界,或许仅仅数百年前奥斯曼帝国内,没人介意区分是否合理的“省界”;相同,在马其顿独立之前,人口比例的问题也没这么夺目。除了源自共产主义和世界主义中“抹除民族差异”的传统倾向,也和马其顿作为“南斯拉夫联邦的加盟国”有关:以整个南斯拉夫联邦为基数来看,这些马其顿境内的阿尔巴尼亚人或土耳其人,其实原本都是少量,无需控制者挂心操烦。

动态图:马其顿的前史区域

当年奥斯曼帝国的“帕夏”(奥斯曼帝国行政体系里的高级官员)们带着伊斯兰教和商人来此,今天的土耳其参观客则“马其顿”是希腊崇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称谓,毕竟归于谁?持续为马其顿带来外汇收入。由此,奥斯曼帝国的旧日地图能够从土耳其人挑选海外旅行目的地的偏好中看出:马其顿为数不多的参观客中,来自土耳其的旅客人数高居榜首,比起第二名的希腊人足足多了50%。

萨摩古堡是一大参观景点(坐落奥赫里德)

国家易名背面除大国角力

支撑改名的不止希腊和马其顿两国政府。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等西方国家高级官员都曾到访马其顿。如当地时间2018年9月17日,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来到马其顿,促请当地公民投票支撑改名,后者更指责俄罗斯企图影响马其顿公投成果。在拜访马其顿的行程中,马蒂斯对传媒表明,美国有意在网络安全等议题上与巴尔干诸国协作。

当地时间2018年9月17日,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到访马其顿,指责俄罗斯企图影响马其顿公投成果。

可是,在巨大经济诱因下,马其顿民意并没有一面倒支撑改名,以交换“入欧”时机。有民众以为欧盟之所以撮合马其顿,仅仅为削弱俄罗斯在巴尔干区域的影响力,并且入欧并未惠及一切国民,更或许导致本国人才流失。

没有实权的马其顿总统伊万诺夫直抒己见,称改名是“公开侵略国家主权的行为”。公投成果亦显现,虽然赞成票逾九成,但整体投票率仅36.9%,未能到达宪法规定的50%投票门槛,因而公投无效。马其顿中心选举委员会主席德科斯基表明,“明显,公民还没有作出决议。”

虽然如此,因为公投没有束缚性,萨耶夫仍持续推进国会修宪,以承认“大都人”的志愿。几经曲折,马其顿国会于本年1月11日经过宪法修正案,赞同依照协议更改国名。同月25日,希腊议会亦赞同该协议。

北马其顿总理扎埃夫4月会晤前史性拜访的希腊时任总理齐普拉斯

至此,完毕与希腊长达27年的争议,马其顿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成功交换希腊退让,为参加欧盟及北约铺路。北约也计划在2020年4月让北马其顿正式参加。但本年10月18日由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小组,回绝打开关于北马其顿参加欧盟的商洽,整体欧盟首领中唯一马克龙一人对立。这令一向推进改国名换“入欧”的总理扎埃夫面对重创,他批判欧盟没有实现许诺,让北马其顿遭受巨大的不公。

法国除了否决北马其顿“入欧”外,邦邻阿尔巴尼亚的商洽也相同遭到对立。这无疑是向有意参加欧盟的波斯尼亚、科索沃、黑山共和国和塞尔维亚释出了负面信号,也与西方多年来期望将巴尔干半岛融入欧盟和北约的道路各走各路。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称法国的决议为“前史过错”。

英国广播公司报导,马克龙的决议为欧盟带来必定结果。例如科索沃最大党的主席提出废弃欧洲一体化,塞尔维亚则或许无后顾之忧地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签署自由贸易协议。

在有着“火药桶”之称的巴尔干半岛上,一桩持续多年的民族争议告一段落,而背面的大国角力则隐隐地仍在持续。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标注